人生路上的平衡 – 胚胎期

人生路上的平衡 – 胚胎期

何兆燦寫於香港,2018年8月15日

最近做了一個女士的個案,關於孕期不適的。對何兆燦有很多發,所以分享出來,相信更多人會因爲這個案的調和而獲益,不只是案主而已。

這位女士已有孩子,早已「退休」,不打算再有多一胎。不料中年正當事業蒸蒸日上,想大展拳脚,更上一層樓時,意外懷上了。雖然表面上及心底裏,都是歡迎這名孩子的;但在陰暗角落裏,總有一絲絲的不爽吧?因爲他的出現,打亂了部署好幾年的計劃,而且必須讓路給他,未來幾年要麽就是養胎,要麽就是哺乳,再不可以長時間工作打拼,更不可以頻繁離家出外地甚至外國了。

在這個背景下,女士有一天郊遊,只是40分鐘的短途車,路面是柏油平路,并非凹凸不平的泥石路,但是路要高高低低、彎來彎去,沿著陡峭的山坡走,車身比較大幅度在晃動。未懷上之前,這種路會讓她輕微頭暈;懷上的這一次,讓她想吐、輕微胸痛,下車後必須坐下來20分鐘,才定神下來,舒服起來。

個案中,當她說到這裏,我問:這個孩子,讓你不可以做些什麽,是你原本都很慣常在做的、喜歡經常做的?特別是有關你的胸骨。案主回到不舒服時的姿勢,彎腰一手托腮,一手撫胸口,閉目作頭暈狀。我靈光一閃,問:你是否日常工作甚至家務中,都像衝鋒陷陣的清兵,胸口有一個「勇」字的,胸骨永遠在最前面?她想了想,微笑點頭,調和主題就此敲定,有關做事情緩下來,更尊重身體需要,而且包容胚胎將來做事更從容,比她慢條斯理。做完調和後,回想經歷時胸口的隱痛沒了。

沒多久,女士又來做個案,觸發點還是類似的路上暈車,還是想吐和胸骨痛。但這次更嚴重,下車後須要立即借個肩膀靠一靠,而且更長時間才舒服起來。我順著上次的思路問:這種路,有引起你的任何不快嗎?無論有多高低的程度。如果胚胎將來有任何行爲,類似這種路,也能引起你的不快的,是什麽?多聊幾句後,女士衝口而出:直路一走到底,豈不明快?爲什麽要走彎路?我微笑著說:因爲風景更好咯!餐食更特別咯!時間從容不需趕路咯!甚至只是爲了換個模式貪新鮮咯!爲什麽效率是唯一或最高考慮?這個世界,除了結果,過程也是同等重要。女士陷入沉思一陣子,突然目光明亮起來,下了心,調和主題關於走自己的路,也尊重胚胎將來走自己的路,無論直彎。

這兩個調和個案做的當時對我沒什麽,但夜半思緒浮沉時,總是縈繞不去,我很是疑惑。今天早上德國文納克老師電郵過來,商討明年三月份在杭州良諸渡假酒店舉行的2019大中華肌動學會議主題:人生路上的平衡。我們聊到發育上,家教怎樣可以培養孩子,讓他們長大後,在自己的人生路上,平衡前進。我忽然豁然開朗,明白過來,我的潛意識在考慮這兩個調和與會議主題的關聯:胎教怎樣可以培養孩子,讓他們長大後,在自己的人生路上,平衡前進。

如果女士腹中那塊肉,當真是性格上比較溫和緩慢,當真是創意比較好喜歡走不同的路(包括彎路),而女士本身性格比較激烈進取,比較追求結果和效率,又如果女士不知爲什麽已經潛意識感到大家性格上的矛盾,已經産生厭煩甚至抗拒,所以在本已有暈車的基礎上,因爲山路的聯想而産生更迅猛的懷胎反應,可能就是孕婦的免疫系統對胚胎這個外來生命體的過猛抗拒。這種孕婦內環境(就是胚胎外環境),成爲了胚胎生命早期人生路上的失衡因素。當胚胎的最早期生命環境已是讓他失衡,所謂的「生命烙印」,當他來到世間,估計會表現爲比較緊張、自我保護、跌跌碰碰容易失衡、衝動……。就好像香港大學醫學院做的有關鼻咽癌研究中,喜歡吃鹹魚的孕婦報告說,自己懷胎時,繼續多吃鹹魚,嬰孩長大後,也特別喜歡吃鹹魚。

現在倒過來,這位女士在懷胎時,已發現這些在抗拒孩子的自我傾向,如果通過調和得到改善甚至清除,孩子生出來後,他會變得多麽的好帶、好教!會不會變得更健康快樂?孕期的孕婦反應,原來可以推論媽媽對孩子的感受;胎教促進了孩子和媽媽雙方在人生路上的平衡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