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明鏡調和法」- 我的體驗與理解

「明鏡調和法」- 我的體驗與理解

何兆燦寫於重慶,2018年9月16日

2010年9月某日晚上,夫人蔡慧明做完一個課程回家,還是興奮莫明,老纏著我,要我試一試她的調和新招。我們互相拿對方做白老鼠,試驗自己的設計,何止一次?不是新事物了。

我當時正看著光盤裡我的喜愛電影,真是沒心思,就說看完電影再說,她一笑回房。平常她這種反應,百分之九十九我回房時,會發現她已呼呼大睡。不過這遍,我夜裡十二點多回房,她還笑著等我!奇詭!我心裡咕嚕著。

開始時,她眼半睜半閉地看著我,從一米外慢慢走近,直到差不多鼻尖頂鼻尖,已近到我看住她臉也對焦不了;然後保持這麼近的距離繞我一圈,彷彿要嗅我一樣,才回到她原來的位置。她繼續用那奇怪的眼神,側頭瞟著我,脖子越扭越歪,最後說,你脖子後側是否比較緊。我感覺了一下,說:「是呀!」她就繼續扭動她的脖子,一兩分鐘後,又問:『脖子覺得怎樣?有沒有鬆下來了?』我又感覺了一下,說:「有呀!」

她興奮地撲過來,把我推倒在床,騎在我身上,又用那奇怪眼神看住我,又來鼻尖頂鼻尖,說:『這是我新發現的,厲不厲害?』我給她一推嚇了一下,而且靠我太近讓我對焦不了,說實話有點煩,便略帶敷衍地說:「脖子確是鬆了!」幸好她滿意一笑,倒頭便睡了。這是我第一個蔡慧明「明鏡調和法」的經驗。

以後我陸陸續續接受了多次「照鏡」。蔡慧明從早期的比較費力,而且滲透了不少舞台藝人的表演風格,慢慢越來越細緻而省勁,更揮灑自如地做;內容上亦從多少有點感受對方思維的結果為本的治療模型做法,過渡到感受對方思路的過程為本的教育模型做法。

到最近她在德國教育肌動學國際會議上,當主講嘉賓解說及示範她的「明鏡調和法」,技法上明顯純熟了以外,心法亦變得是促進調和人的自我理解或反思,而不是單告訴對方一些她本來感覺不到的洞察。

或許部分行家或學員,會理解「明鏡調和法」為一種很多自然療法裡都有的所謂「能量掃描法」,用一般人沒有的敏銳度,感知對方的能量場狀況。我個人不只是這麼想,認為不只是能量掃描。我覺得蔡慧明是也在信息掃描,用一般人沒有的敏銳度,感知對方的信息場狀況。她不只在感應對方能量場的不規則波動,她在理解這些不規則波動背後所承載的信息,再用身體動作事實性反饋給對方看,讓對方用自己的角度理解這個信息,讓對方學習自己深層次可能在發生的事情。

有興趣更深入了解自己的朋友,不妨試試「明鏡調和法」;就像我一樣,你大概會發現一些自己本來屏蔽著的記憶,所以終於可以做點實事來認真面對一下。另外,關於「明鏡調和法」的更深入闡述,請看附件文章 – 蔡慧明自己的解說。


按此閱讀附件文章

【蔡慧明寄語】:何兆燦的第一個「明鏡」調和是怎樣發生的,連我自己都記得不太清楚了!感謝何老師細致的記載、解析與闡述。照片來自2014年11月深圳「活出真我個案課程(二之一)」,何老師來課程探班時留影。